ws

我有我原则

城北旧事(三)

冷舅:

上章城北旧事(二)


 


浑浑噩噩地过了两天,王源滴水未进,王一峰也滴水未进,两个人暂时都住在剑道馆里,隔壁五金店的老板娘煮了鸭仔粥弄了两碗给王一峰和王源,他们拿了也一口没有吃,倒是对面水果摊的大妈下了两团面条,王源吃了几口。


 


巷子的人帮王一峰联络了人来收拾烧毁的面馆,然后叫了施工的队伍过来帮忙,大家都想帮王一峰尽快把面馆恢复原样。


 


王俊凯这两天也非常的反常,上课的时候把一帮孩子教哭了,孩子家长也说从没见过王俊凯对孩子这样严格,其实王俊凯只不过是心情不太好,因为他认为是他和黑虎的问题没解决完,间接连累了王源和王源家里的面馆。


 


他王源能有什么能耐,让黑虎气得放火烧面馆,黑虎不高兴最主要原因是王俊凯,因为黑虎从小到大做什么都输他,学习成绩没有王俊凯好,收到的情书也比王俊凯少,整条北城巷的街坊老小,一有事情就是找王俊凯,甚至连打架这种几乎不需要技术含量的事情,他黑虎都没有王俊凯厉害。就是这样万能的王俊凯,竟然帮王源把他打的狗吃屎,因此他就要做一件让万能的王俊凯也无能为力的事情,才能真正意义上把王俊凯打败。


 


思及此,王俊凯心里的怒火越发的灼烧,下课之后道馆只有王俊凯一个人,王俊凯挥舞着木剑对着练习用的护具出气,每一下都像是把护具当做黑虎,心里真不是滋味,仿佛那把火是他放的。


 


“这事,严格来说也是因为我儿子,哎,怎么也不能苦了孩子,装修这段时间,就让大圆在我们家将就着吧。”听到庭院里郝正坤对王一峰说的话,王俊凯越发怒不可遏,可又那样无奈。


 


这两天,王源都睡在道馆,明明房间就在隔壁,但是王俊凯就是刻意避开,因为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和王源说话,觉得愧疚,难以面对,一个大男人,竟然不敢看一个小孩子的眼睛。


 


觉得很累,王俊凯把手里的木剑随意地丢在一边,把身上的护具脱下,只穿着一件内里的打底衫,倒在了木地板上,冬天的木地板也很凉,接触了王俊凯被汗水浸湿的打底衫,不一会儿就像躺在冰块上,王俊凯重重地喘气,高强度的操练之后不断袭来疲惫。手指的虎口发麻,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从习惯了木剑之后就只有不断加厚的茧子,很久没有过手掌麻痹的感觉了。


 


王俊凯抬起自己的手看了一眼,觉得手掌渐渐没了知觉,麻麻的,随手把五指活动一下,看到脑袋旁边有一双脚,顺势看下去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王源已经站在旁边。


 


“起来吧,会着凉。”王源手里是一件厚厚的羽绒服,看着肩宽有一些小,应该是王源自己的。


 


这个呆瓜,到底是神经大条还是怎么,为什么就不会生气,王源大可以骂一骂王俊凯,这样的关心,反而让王俊凯更加地怨自己。看到那件衣服,想到那天王源给自己送来的一碗符合他赛前饮食的拉面,还有借口说父亲因为款式太新颖穿不了其实明明土的要命的两件外套。


 


王俊凯没有理他,用手臂捂着眼睛不去看他,其实是不敢看他,不敢和王源说话。


 


王源伸手拉住他搁在眼角的那只手,把他从地上拉起来,然后微微踮脚,把衣服披到王俊凯身上,王俊凯别过头,任由王源抓起他的手穿好那件羽绒服,然后王源认认真真地帮他把羽绒服的拉链拉上,再把暗扣一个一个从上到下扣好。


 


明明王源才是需要安慰,需要被照顾的那个人,现在却是王源在照顾他,面馆没了,王源心里比谁都难受的,那是他和他父亲养家糊口的本钱,这衣服,应该是王俊凯给他披上,给他拉拉链扣纽扣,昨天王源站在外面吹冷风,王俊凯看见了,但是他最后却还是走掉了。


 


“饿不饿?”王源看着王俊凯,这两天王源没吃什么东西,王俊凯也没有,一到饭店就出去庭院抽烟,一包接着一包。


 


“你饿不饿?”


 


见王俊凯终于说话了,王源舒心地大喘气,“饿,吃面吗?”


 


“你做吗?”


 


“你要吃的话就连你的一起做。”王源说完,拉着王俊凯到厨房,让王俊凯在餐桌旁等着。


 


准备了菜叶,切了点碎肉,王源忙活了一阵,三两下就做好了一小锅的面条,在餐具柜里拿了一个大碗,用抹布垫着锅柄,直接把锅里的面倒到碗里。


 


然后拿了两双筷子和汤勺,用双手手指捻着一大碗面的碗边,快速地拿到餐桌上,“面条分开不好装碗,一起吃。”说着把筷子地给王俊凯。


 


王源先喝了口汤,砸吧了一下嘴,认真地评价,“淡了,你们家的调料我不顺手。”


 


王俊凯倒是无所谓,夹了一片浸在汤汁里的菜叶,卷了一撮面条送到嘴里,其实这面还挺好吃。


 


其实这些天王俊凯一直躲着他,他也看得出来,王源知道王俊凯心里内疚,知道王俊凯不晓得要说些什么,王源就不问了,因为王源觉得王俊凯是个头脑简单的人,结果没想到他可以自己纠结到去操练,一训练就是一个下午,是该说他太钻牛角尖还是怎么回事,想想王俊凯也没有想象中那样头脑简单了。


 


面馆没了,王源一丝一毫都不怪王俊凯,他和黑虎的事情,王源从小听表哥转述的也不少,其实黑虎那样的人,不管被揍多少次都不会消停的,人的天性使然,改造不了。


 


“以后,还教我剑道吗?”两个人吃一碗面,很快就见底了,王源感觉有点饱,就放下了筷子。


 


“你还想学?”王俊凯喝了口汤,把最后的面条捞完。


 


“学啊。我最近不是住你们这吗?明天开始吧。”


 


“你为什么还想学?”王俊凯反倒好奇了起来。


 


“一开始是因为兴趣,我想跟着你学,现在我还想成为黑虎会惧怕的人。”王源说着笑了起来,这是这两天来,王俊凯看到他第一次笑了。


 


不明白王源的意思,王俊凯疑惑地扬起了眉头。


 


“黑虎想挑战你,所以才会放火,也许他本来要烧的其实是你们家的道馆,但是又因为他惧怕你,所以才会烧我们家的面馆,这事不怪你,是他的观念扭曲。”不等王俊凯说话,王源知道王俊凯不会说话,“答应我,以后别用拳头解决事情了,好吗?”


 


王俊凯就是一个四肢发达的人,但是他并不是没有大脑的人,他是懂的思考,只不过面对一些不讲道理混混,他总是会路见不平就拔刀,这一点郝正坤不止一次严厉地谴责过他,但是他总是屡劝不改。


 


“打人的时候,你自己不疼吗?我那天看黑虎鼻青脸肿的,你的指骨那块也青了。”王源的声音还是和平时一样,特别的轻,但是有魔力,声声震在王俊凯的心里。


 


疼啊,打人的时候王俊凯当然疼啊,但是他是个不善言辞的人,每次他讲道理,对方总是挑衅他,该死的胜负欲不允许他忍耐,他没有什么耐心,所以总觉得动手更简单一点。


 


“不过,以后让我跟着你学剑道,下次黑虎要是敢对我动手,我才能还手。”


 


王源这个人怎么那么奇怪,一边让他遇到事情别想着挥拳头,一边又说要对黑虎挥拳头,这是赤裸裸地双重标准吗?


 


“好吧,不过那丫不知道跑哪去了,这两天蚊子他们都找不到他。”放火之后黑虎就消失了,王俊凯让蚊子和几个兄弟帮忙把黑虎找出来,一开始本来是要揍他一顿的,但是想想,留着黑虎的手脚,让他帮忙重修面馆也不错,结果怎么都找不到黑虎的人。


 


“他会回来的,可能就是躲起来了,他爸爸还在这呢,没有人会冷漠到连爸爸都不要的。”王源说完,把碗里剩下的少许汤汁倒掉,顺手往碗里挤了点洗洁精,“这个世界上什么人都有,有你这样正义的人,也会有蝼蚁一般的黑虎,这才是平衡,你现在已经很好了,你这样就很好了,可是我真的希望,你可以变得更好。”


 


一个小屁孩的话,居然让王俊凯有点伤感,倒不是觉得自己被教育了上了一课,而是有生以来第一次有人这样对自己掏心窝,还给下厨煮面一块吃,这个人就站在王俊凯面前,背对着他洗着刚刚用来吃面的那个碗,而王俊凯正穿着他的羽绒服,虽然里面裹着被他的汗水浸湿的打底衫,紧紧包裹的感觉让他不舒服,可是他就是觉得好温暖。


 


这一刻,王源做的任何事,说的任何话,都让王俊凯内心一寸寸地沸腾。


 


 


深夜,风吹起来,庭院的草会刷刷地应和着寒风,王俊凯在自己的榻上翻来覆去,心想王源肯定还没睡,最后居然听到自己的门被敲响,还以为是自己幻听了。


 


“睡了吗?”门外是王源的声音,果然王源还没睡。


 


“还没,进来吧。”王俊凯在里面应着。


 


一进到房间,就看到王俊凯正坐在窗口,床上的被子不是很整齐,王源猜想王俊凯应该也是睡不着爬起来了。


 


“你怎么还不睡?”王俊凯看着窗外的星星,大冬天的,寒风刮的他脸颊发凉。


 


“睡不着。”王源揉揉眼睛,坐到床边靠着床背板,一只脚曲起来在床沿上,一只脚垂在床边。


 


王俊凯细心地发现王源没有穿外套,伸手把窗户关上,“我也是。”


 


“我能和你一起睡吗?”听到王源小心翼翼地提出这样的要求,王俊凯内心被狠狠地撞了一下,定睛看向坐在自己床上的他。


 


“可以啊。”王俊凯本来想问为什么,可是又怕王源以为他不肯,话到嘴边,变成了答应。


 


但是王俊凯明明已经答应了,王源还是没有躺下,像是在等他过去一起睡,王俊凯有点拿他没辙的感觉,走过去让他往里面挪,然后坐到床上,“你怎么了?”


 


“做恶梦。”没有什么情绪的三个字,但是感觉王源是真的困了,说话都是呢喃的声音。


 


王俊凯像撒网一样把杯子抖开,让被子平稳地落在两个人身上,“睡吧。”


 


王源翻个身,拽住王俊凯的胳膊,把头凑近王俊凯的肩头,像是尽可能要靠近他,可又不敢,这主动又突破性的进展吓了王俊凯一大跳。


 


看到王源皱着眉头好像还是睡不好,王俊凯往里面躺,让王源的脑袋挨着自己的肩膀,伸手轻拍他的肩膀。


 


直到王源的眉头舒展,表情变得平静,王俊凯才停下轻拍的手,盯着他睡着后的模样看了许久。


 


第二天王源起了个大早,醒来发现王俊凯不在床上,刚要爬起来就看到王俊凯捧着脸盆,肩膀还挂着一条毛巾,应该是刚去晨澡回来,王源起身洗漱,看到自己房间的床上放了一套剑道服。


 


努力地回想他们剑道服的穿法,结果还是学不会怎么穿,王俊凯穿好剑道服路过王源的房间,听得见里头的声音,“你怎么还没准备好,都要上课了。”


 


“呃,我现在有点麻烦……”里面王源的声音传出来。


 


拉开门进去才看到他正在努力地穿剑袴,王俊凯走近帮王源把裤子提好,“我只教一次,看好了。”


 


王俊凯首先把前面两条腰带拉到要后面做个交叉,贴着王源的身体有点太近了,然后用右边的带压住左边的那条带子,把压着的那条沿着交点往上折,然后绕到腰后面,在王源身后打了个蝴蝶结,然后帮王源把腰板拉直,把后面的另外两条带子拉到前面来,左边的压着右边的带子,上面的从下穿过所有的带子,和右边的带子打了个结。最后把打完结之后多出来的带子拉到腰后面,藏到腰板里。


 


全过程王源都任由他摆布,王俊凯时而把王源拉到自己怀里,时而又放开,两个人要么贴紧得没有一点缝隙,要么就头碰头气氛微妙到不行,王俊凯专注于在剑袴上的工作,完全没有注意到王源有些泛红的双颊,估计王源压根没有在注意他是怎么给自己穿着剑袴。


 


“会了吗?”王俊凯弄完后,随手整了整王源的剑袴还有带子。


 


“啊……”王源呆呆地抓抓脑袋,其实他也记得不是特别清楚。


 


看到王源的表情王俊凯就懂了,也不想再说他什么了,无奈地学着他抓抓脑袋,“好了,我知道了,下次再教你一次。”


 


估计是这剑道服太热了,还没开始训练就捂的王源一身汗。


 


嗯,一定是。


 


 


混在一群小孩子里头跟王俊凯学基础,第一节课就是修行,王源做的特别好,不像孩子们那样好动,没几分钟就这里挠挠那里抓抓,王源本来就是个很静的人,他坐的非常端正,姿态也特别标准,虽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是看他样子煞有介事的,你一定看不出他这是第一节课。


 


 


“棍子!大木棍!”蚊子又来了,每次都是在王俊凯上课的时候来喊他,喊的孩子们都不怕王俊凯了,也都跟着蚊子喊他棍子。


 


王俊凯不满地瞥了一眼蚊子,蚊子立马噤声,但是还是不断地甩手让王俊凯出来。


 


看到大家包括王源都闭着眼睛安安静静地冥想,王俊凯小心地站起来,走了出去。“你干嘛,怎么老是在修行的时候来喊我。”


 


“桶子说了,他的人,前几天见到黑虎了,黑虎连夜回家拿了点衣服,估计是想跑路。”蚊子说着用两只手指做了走路的动作。


 


“消息靠谱吗?桶子到底是瘸了没瘸啊怎么消息老是比咱们灵通。”王俊凯敲出一支烟叼嘴里。


 


“靠谱的,小豹子说的,他找人哪次没找到过。”蚊子拍拍王俊凯的肩膀。


 


“那黑虎要跑路去哪儿?”


 


“不知道,现在也不在家了,不过明天一早肯定在火车站。”




下章城北旧事(四)

土匪09

塞你一嘴王中王:

08


  一屋子的静谧,两个人之间的氛围头一次这么温馨,王源甚至觉得如果他们俩以这样的方式相处,他也不介意同王俊凯待得更久一些。


  “掌柜的!掌柜的!”前厅的小二冲着后院喊了两嗓子,把王源惊醒了,他一个猛子站起来,红着脸急冲冲出了门,留下还在愣神的王俊凯守着空了的怀抱暗自郁闷。


  脸蛋红透的王掌柜一路从后院冲到柜台,丝毫不敢停留。他总觉得一停下来,身上就满是被怀抱着的触感,王俊凯的呼吸依旧近在咫尺。


温度让人贪恋,这可真是太糟糕了。


  王源胡思乱想了好一会儿,王俊凯才理着衣服掀起帘子走过来,王源的衣服穿在王俊凯身上明显小了一号,要是抬个手小半个手臂都能露出来。


  “掌柜的,这衣服正合身。”王俊凯扯了扯袖子,揶揄王源。


  王源正在郁闷头上,一点也不想搭理他,随手拨动了两下算盘珠子,掀起眼皮斜了他一眼:“那感情好,我也觉着挺合身的。”


  王俊凯受了个冷脸,却一点儿也没有不高兴,王源这态度反而把他逗乐了:“怎么着掌柜的,刚才不还好好的,这么会儿功夫就下雨了?”


  “忙着呢,自己找地方坐去,要不就让你那群手下把您接回去,我这儿可供不起你。”


  “我这刚上完药,伤口还疼着呢,你心可真狠。”王俊凯委屈的撇撇嘴,这土匪撒起娇来倒也真真儿让人心软,王源尽管依旧冷着张脸,语气中却不自觉的把生硬和冷淡撇去了,“那你去床上躺着吧。”


  “你的床?”王俊凯用手撑住下巴,歪着头看王源,嗓子里憋出两声笑来,哑哑的像在蛊惑他。


  “不然还有哪张床。”王源对王俊凯时不时的调戏倒是熟稔了,这种程度的口头调侃他已经习以为常不再脸红。


  王俊凯点点头,朝着后院走了两步又立马刹车转了回来,长腿一迈站到王源跟前,“不成,我得在这儿看着。”


  王源哭笑不得:“这儿有什么要你看着,你是把什么大宝贝落这儿了?”


  “我是有个大宝贝落这儿了”,王俊凯盯着王源使劲儿看,“要是一不留神没看好,指不定就被哪个王八羔子掳走了,到时候我上哪儿哭去,掌柜的,你说是吧。”


  王源放下手里头的算盘,算盘珠子发出清脆的磕碰声,他把手臂环抱在胸前,“要是真被哪个人拐走了呢?”


  “宰了那狗娘养的。”


  “那宝贝不乐意跟你走呢?”


  “打晕了抢回去。”王俊凯咧着嘴,舔了舔两边尖尖的虎牙。


  王源给他噎得没有话说,半晌后才骂了他一声:“泼皮。”王俊凯挑挑眉,似乎对这称呼颇为满意。


  


  眼看着快到晌午,酒楼里的客人也越来越多,王源也越来越忙,便把王俊凯赶到一张空桌上坐着。


  不多一会儿,酒楼里已经坐满了客人,只有王俊凯一人独占一张空桌,其他客人没有一个敢坐到他旁边。


  王俊凯一边往嘴里扔花生米,一边看着柜台后头的王源。看着看着就觉出些不对劲,怎么他旁边的人都在往王源那儿看。王俊凯环顾四周,发现不光他旁边的人,可以说是酒楼里的人一大半儿都时不时往王源那儿看。


  王俊凯这下不乐意了,走到离他最近的那张桌子旁,在桌面上用指节叩了两下,“看什么呢?”


  “看掌柜的呢。”


  “好看吗?”王俊凯接着问。


  “好看,比我家婆娘还好看。”其中一个人回答。


王俊凯哼了一声,四个人齐齐回头,正好对上他要笑不笑的阴沉神色,满身的低气压,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


“你们是来吃饭还是来看人?”王俊凯问。


“吃、吃饭。”四人哆哆嗦嗦回答。


“吃饭就好好吃,眼珠子别他妈瞎转。”


王俊凯点着桌子给四人又威胁了一通,才心满意足的回自己的空桌坐好。可坐了没一会儿他又坐不住了,看看周围还是有那么多瞎转悠的眼珠子,想着自己的宝贝给别人看着,心里一阵儿一阵儿的冒火。


他端起桌上的花生米,两三步冲向柜台,在王源后头站定。


“你干嘛?”王源正忙着算账,抽空回头看了一眼。王俊凯捻起两颗花生米,塞了一颗在自己嘴里,又给王源喂了一颗,“我站这儿凉快凉快。”


现在正是最忙碌的时候,王源顾不得管王俊凯为什么要站在这儿,他随意应了两声,也就随他去了。


王俊凯一边自己吃花生米,一边时不时给王源喂两颗,同时不住的拿他那双桃花眼发射冷冻射线,凡是往王源这儿看的人,一律盯回去,怎么狠怎么来。凡是和王俊凯对过眼的无辜群众,皆被王俊凯吓出一身冷汗,不敢再往他们这儿看。


原本人声鼎沸的酒楼声音也渐渐变小,到后来,酒楼里竟然只剩下筷子敲碰碗盘的声音,还有窃窃私语。


王源疑惑的抬头,发现酒楼里这诡异的氛围,再看看身后一脸心满意足的王俊凯,皱了皱眉,“你干嘛了?”


“没有啊。”王俊凯故作无辜的眨眨眼。


正巧这时候一桌客人来结账,又赶巧是最开始王俊凯威胁过的那一桌,其中三个人把另一个推到柜台前后立马一呼啦跑到门口候着。


“赵哥,结账啊。”王源笑着跟他打招呼。


“对、对。”赵哥在王俊凯的注视下结结巴巴的回答,付账的全过程没看过一次王源的脸,递钱也递得小心翼翼,生怕一个不小心碰到王源的手,把他旁边那尊佛给惹怒了。


“赵哥,下次再来啊。”


“不、不敢。”


“嗯?!”王俊凯怒目而视。


“来来来!一定来!王掌柜生意兴隆!”赵哥说完飞也似的溜了。


王俊凯颇为满意的点点头,腰侧冷不丁给王源拿手肘拐了一下,“土匪!”


10